没有毕不了业的研究生?谁说的!
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高校对部分大学生作出退学处理!

资料图 新华社132人退学!“没有毕不了业的研究生”成为过去

据南方都市报报道,深圳大学研究生院近日透露,该校研究生院建立的完整的“提示—预警—淘汰”制度体系,形成有效的分流淘汰机制,让“没有毕不了业的研究生”成为过去,“严进严出”成为常态。

深圳大学研究生院介绍,2018年,该校结业的博士、硕士共38人,单科及格但有75分之下者有1529人次。中期考核前均及格,但平均75分之下者有51人,学习年限预警有1215人,成绩预警有70人。退学有132人,其中,未注册退学有34人,学习年限超期退学有39人,学业退学4人,个人申请退学55人(其中27人学习时间达到最长学习年限)。

“132名退学学生中有74%是因为未写学位论文或学位论文达不到要求无法毕业而退学。深大有完善的研究生学位论文质量管理和保障体系,对学位论文的各方面做了严格的要求。”深大研究生院工作人员建议研究生与家长,根据孩子的个人兴趣和本科学习基础选择报考专业;入学后要与导师详细讨论确定研究方向并制定“研究生个人培养计划”。

动真格!不少高校纷纷出手了

随着我国研究生教育规模的扩大,研究生教育培养质量日益引发社会广泛关注,建立研究生分流淘汰机制,转变“严进宽出”的培养模式,已成为研究生教育改革的重点内容之一。

除了深圳大学,不少高校都对部分大学生作出退学处理,引发关注!比如:

合肥工业大学

对46名硕士研究生予以退学处理,因其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 ,或超过学校规定期限未注册而又无正当理由,且未经请假离校连续两周未参加学校的教学活动。

广州大学

72名研究生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(博士7年、硕士5年,下同)内未完成学业,学校决定对这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。

西南交通大学

对于“超出最长学习年限且未提出结业申请”的2012级博士研究生(含留学生)和2014级硕士研究生(含留学生),拟按学校相关规定的要求进行退学处理。

对此,有网友表示,“真吓人”,“不是说没有毕业不了的硕士吗?”,“考个研不容易,且行且珍惜吧”

还有网友留言说,这会不会扼制研究生报考越来越热的趋势?

教育部发文,有人开始担心毕业了

此前,教育部印发的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》中要求“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,加大分流力度”。

《通知》要求,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。

《通知》称:培养单位要珍惜用好办学自主权,加强自律,科学合理设置培养要求和学位授予条件,重点抓住学位论文开题、中期考核、评阅、答辩、学位评定等关键环节,严格执行学位授予全方位全流程管理,进一步强化研究生导师、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和学位评定委员会责任。

培养单位要突出学术诚信审核把关,加大对学术不端、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,举一反三,防范在前,层层压实责任,强化日常监督。对学术不端行为坚决露头即查、一查到底、有责必究、绝不姑息,实现“零容忍”,依法依规从快从严查处。对当事人视情节给予纪律处分和学术惩戒。对违反法律法规的,应及时移送有关部门查办。探索建立学术论文、学位论文馆际和校际学术共享公开制度,以公开促进学术透明,主动接受社会监督。

对此,有人开始担心自己的毕业问题。

还有人表示,应该好好落实!

据南京人民广播电台报道,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南京大学校长吕建表示,我国可能有65%的博士无法按期毕业。

他表示,不是所有的博士生都理所当然能毕业 ,目前,博士教育体系是开头松——中间松——毕业严 。能不能在中间过程也严格起来?一旦严格要求,老师要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博士生培养过程中,在学问上关心学生,在思想品德上、人生观价值观的塑造上影响学生。

延伸阅读:

最近,一条多所高校对百余名研究生不能按期毕业而做出退学处理的消息,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。不少网友在对学校严格管理表示认可的同时,开始为自己能否顺利拿到学位担心起来。眼下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已全面展开,“考上之后如何毕业”,想必又会让有些同学颇费思量。

指望延期毕业拿文凭的研究生们 该醒醒了研究生在校也有“保质期”

类似情况并非个案。2017年至今,先后有上海交通大学、东华大学、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,对逾期未完成学业的研究生做出过退学处理。其中,北京科技大学公布的《研发【2018】10号-关于对部分研究生给予自动退学处理的决定》显示,“根据《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(修订)》等有关文件规定,我校研究生学习年限为:硕士研究生为2~5年,博士研究生为3-8年。经2018年第22次校长办公会讨论通过,对191名超过学校规定学习年限的研究生,给予自动退学处理。”

华东地区某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表示,各所高校都会结合自身实际确定研究生培养年限,一般硕士生不超过6年、博士生不超过8年。“如果研究生在规定的培养年限内未完成学业或成果不能达到要求,就应该被相应的处理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想拿学位真心“拖不起”

记者随机走访几所在京高校发现,绝大多数研究生对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有关课程学习并不太担心。对于逾期不能完成学业的情况,有同学认为这可能更多还是来自主观因素。“现在研究生培养都是弹性学制,完成学业的时间限制已经比较宽松,如果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无法完成学业,我觉得被退学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田先进说。

多位受访高校教师认为,研究生应当摒弃“拖延症”。“严是爱,松是害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南京大学校长吕建认为,学校一定要关爱和严格相结合,学生们也许一时不适应,但从长远的人生发展来看,学生会感激学校严格管理和要求的。

吕建说,目前我国博士生无法按期毕业的人数比例可能高达65%,有的读博8年也毕不了业,这与目前博士教育培养模式有关。

现行博士教育体系的特点是“开头松—中间松—毕业严”,吕建建议,中间过程也要严起来。“一旦严格要求,老师就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到博士生培养过程中,博士培养质量也会相应提高。同时,也要在全社会形成一个观念,不是所有的博士生都能顺利毕业,比如在南京大学,学校博士培养模式中就明确要求中间过程严格考核,每一次资格考试约有15%的人不能通过。通过严格把关、严格要求,推动人才培养质量提升,为高质量发展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。”